? 寻山羊却发现乱石堆中尸体 警方破获姑嫂杀人案 - 重庆流星爱 - www.lxlove.cn 3d倍投方案
流星爱 ? 门户 ?美文? 图文 ? 查看内容

寻山羊却发现乱石堆中尸体 警方破获姑嫂杀人案

2013-10-26 18:55| 发布者: lxx| 查看: 5070| 评论: 0|原作者: lxx|来自: 流星爱

2012年11月6日,丰都县武平镇周大湾村一村民,在寻找自己丢失的山羊过程中,却在乱石堆中发现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丰都警方抽丝剥茧,寻线追踪,连续奋战三昼夜,成功破获了这起离奇的姑嫂杀人案件。

牧羊人寻羊,乱石中发现“人”脚

2012年11月6日,丰都县武平镇周大湾村的村民林小方,与往日一样,他起了个大早,来到自家饲养的羊圈的查看自己的山羊。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山羊少了好几只,想到自己幸苦喂养的山羊不见了,于是就出门去寻羊。大湾村地处武平镇山区腹地,四面都是险峻的大山,有些山林台地人迹罕至,山羊倒是能出入自如,可就算身手矫捷的山民也不敢冒险尝试。可想到山羊就是一家人的生活希望,林小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沿着山羊平日放养的山区小道,翻山越岭四处找寻……。


当日上午10时许,林小方走到周大湾村三叉溪河滩时,忽然被眼前的一幕前景惊呆了。只见河滩上的鹅卵石、石板上到处都是血迹,血迹范围约10几米,而且还伴有很大的腥臭味道,情形甚是骇人。林小方既恐惧又好奇,他定了定神,顺河沟的一侧向前走去。此时低谷处有一大堆石头映入眼帘,石堆旁边一处血迹有人为的拖拉痕迹,看上去好像石头内堆藏着什么东西一样。林小方的第一反映就是自己的山羊可能被人偷杀了,石头中很可能埋藏了羊皮内脏什么的。于是林小方决定保护现场,同时掏出手机向武平派出所的张所长报了案……。张所长回复,你先刨开石头看一下,确认一下是不是山羊内脏和羊皮。林小方气愤的用力去刨开那一堆石头,刨着刨着,只见一个人脚板露了出来,把林小方吓了个半死,石头堆里怎么会有人脚呢?惊魂未定的林小方再次拨通了张所长的电话:“张所长呀,石头中堆的不是山羊皮,是死人的脚板,是双人脚呀!我真的不敢再刨了,你们赶快来哟……


警方现勘,死者系他杀

接到了报案电话后,所长张金海感到事情不是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迅速组织警力赶到案发地,一边保护现场,一边迅速拨通了刑侦大队的电话,将案件情况向县局分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王建新作了汇报。丰都县政府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徐白羽指示,立即成立专案组,迅速破案,还死者一个公道!


当日上午11时许,由丰都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新任组长的“11.06”专案组迅即成立。两小时后,专案组民警来到了案发现场。通过民警对现场进行仔细勘查发现,死者尸体现场位于丰都县武平镇周大湾村三叉溪河坝,尸体全身被石块掩埋,扒开石块见尸体呈仰卧状位于地上,右上肢向上屈曲遮住右侧头面部,上身衣服部分上卷露出腹部。头面部及双手粘附大量血迹,全身可见少量泥土、树叶等杂物。上身由外到内依次着黑色拉链式夹克,黑色圆领羊毛衫、黑色夹克内衬、灰色短袖T恤(粘附大量血迹);下身由外到内依次着深蓝色西裤,浅黄色长裤、深蓝色棉毛裤,足穿蓝色袜子,未穿鞋……。


通过现场综合分析,民警判断死者系他杀。为了尽快破案,专案组连夜召开案件分析会,并成立了三个侦查小组,兵分三路对案件进行调查:一路继续对现场进行深入勘查和研究,尽快作出尸检和技术化验报告;二路由侦查民警根据死者身上发现的一张手机卡为线索查找尸源,尽快确定死者身份;三路由刑侦大队领导带领办案民警沿现场周边开展调查走访工作。



面的司机报警,凶手锁定租车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山里寒气逼人,雨刚停山风就起,民警忍着饥饿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泥泞的山路上,挨家挨户的走访现场周边的各个村社,联想起血腥的案发现场,死者死不瞑目的双眼,民警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13时许,专案组接到了走访小组民警报告,他们在一家商店的老板那里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这家商店距现场约2公里左右,老板是个女的,名叫陈周兰,他向民警回忆到,昨晚约20点钟左右,有一辆长安车来到了他的店门前,司机停车后要煮一碗面条吃,说是在这里等人来坐车。闲聊中,驾驶员问老板娘认识武平镇开长安车的“张六”不,老板娘知道“张六”就是武平镇开长安车的驾驶员,就答应说认识,这个驾驶员边吃面条边说到,就是“张六”叫自己送3人来 “坐夜”(吊唁亲友去世)的,之后还要接他们回去。20点过后,长安车司机有些等不急了,打电话直催。不久,来了两个女的,坐上长安车就走了,没见之前另一名同行的男子上车。


这条线索貌似没有什么价值,但细心的民警分析发现,大山里平日人员流动较少,在这偏僻的山村小食店,人们对往来的陌生人往往印象十分深刻,关键是这几个陌生人的出现时间恰恰是死者的死亡时间,这仅仅是巧合吗?专案组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决定立即围绕“张六”展开调查。


与此同时,丰都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传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名长安车驾驶员到派出所报案称,自己昨天下午经武平镇的“张六”介绍,在丰都县城以400元的“包车费”搭乘了两女一男到武平镇去“坐夜”,在返回丰都县城的时候却少了一名男的,半夜三更,只有两个女的独自回来了,自己怀疑这几个人很有“问题”。


得到消息后,专案组民警兴奋异常,这两条线索来得太及时了!于是民警决定以此为线索,对“张六”的近期活动展开调查。


经调查,民警发现在案发前一天晚上,“张六”与一女子在丰都县某宾馆入住,随行的女人名叫“陈周兰”,怪了?怎么在武平商店的那个老板娘也叫“陈周兰”呢?难道是他在故意转移警方的视线?此时,民警已顾不上片刻休息,立即开始了对陈周兰的调查,通过调查,民警了解到在武平镇有几个叫“陈周兰”的名字,民警门立即叫长安车的驾驶员进行辨认,机灵的驾驶员一眼就认出了昨天下午前来租车那名女人,原来她也叫陈周兰,现已嫁到了丰都县兴义镇保家寺村,办案民警判断这个租车的陈周兰就是本案的凶手或者是知情人!


据了解,此时陈周兰正在兴义镇保家寺村家中。于是办案组决定立即前往抓捕陈周兰。11月7日的凌晨5时许,蹲守了一夜的侦查民警一点睡意也没有,个个精神换发,民警们悄悄潜入了陈周兰的家,从天而降的警察将睡梦中的陈周兰和另一名女子惊醒,两名女子被警察抓了正着。


单身男子交桃花,死缠烂打做美梦

天亮了,民警们带着抓获的两名重要嫌疑人回到了县公安局,这时民警们虽然是有了些睡意,但为了尽快找到答案,早日破案,大家简单吃了点早点就投入到了审讯工作中,通过与两名嫌疑女子的几轮较量,在铁事实面前,陈周兰的防线不攻自破,陈周兰流泪向民警主动交待了自己与小姑胡鸿信一起蓄意谋杀舒文明的犯罪事实经过。


原来,早在十几年前,家住丰都县兴义镇的胡鸿信,经人介绍嫁给到了长寿区邻封镇一个边远的上坪村,其男人姓余,比她大三岁,夫妻二人的日子还算过得幸福,一年后两人便有了自己可爱的儿子,小家庭生活得快快乐乐。 但有了孩子的家庭就多了一份责任,生活的开销、孩子的教育、社会的应酬给这夫妻二人增加了一些不大不小有难度,为了能过上更好的日子,夫妻二人就外出打工,在外打工的时间里,孩子就交给了在家的两位老人代管,隔代带养对孩子的成长有着诸多的无奈。心地善良的母亲胡鸿信就与丈夫商量,决定留在家中搞点农活,同时可以悉心照顾自己的孩子。夫妻就此天各一方,过着单身生活的胡鸿信每天除了干活就没有其它事情可做,加上农村有些粗重的农活不是所有妇女都承受的,所以她只有请来本村其他男人帮忙。


在此期间,同村有一个好心男人总是主动的与她接近,这个男人名叫舒文明,舒文明的老婆早年外出不知去向,家中只有一个女儿与他一起生活。胡鸿信家里农活忙不过来的时候,舒文明就主动去她家里帮忙,见着这名比自己大十几岁热心厚道的男人,胡鸿信每次都觉得会很感激。久而久之,两人一来二往,慢慢地就产生了感情,舒文明想自己在四十多岁的时候还交上了桃花运。


两人的接触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舒文明也经常借事去胡鸿信家。经过一段时间后,舒文明幻想,要是能与胡鸿信长期过日子,成为合法的夫妻多好呀,为了达到目的,舒文明暗暗实施自己的计划。他不但天天往胡鸿信家里跑,而且还故意的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与胡鸿信的关系,时间长了村民就开始议论纷纷,难听的话越来越多,这起桃色事件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刚开始,胡鸿信认为走自己的路,任别人说去吧!


可后来,舒文明居然公开提出要娶胡鸿信的要求,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联想到自己有老公有孩子,胡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就上门央求舒文明放过她。得到了胡的拒绝后,舒文明不甘心失败,并开始一次次的纠缠,跑去胡鸿信家死缠烂打,赖着不走,死皮烂脸的要求胡鸿信嫁给他。这一举动激怒了胡鸿信的公公婆婆,二位老人想到自己的儿子在外打工养家,儿媳在家养汉子与人鬼混,一气之下,公公就给在外打工的儿子打了电话,让他回来处理家事。



丈夫愤怒起风波,妻子无奈动杀机

丈夫余某某从外地打工回来,听闻妻子的“桃色新闻”后,一怒之下打了自己妻子,但余某某也不忍心这个家就这样毁了,于是希望妻子念在自己为了这个家做出了这么多年的付出,为了维护家的完整,自己可以忍辱负重,既往不咎,但妻子必须断绝与舒文明的一切往来联系。于是,夫妻俩和好如初,并决定一同赴重庆打工,胡鸿信也暗下决心与舒文明断绝一切关系。


在重庆打工一段时间后,由于家中实在需要人手,胡只有回家照顾孩子。舒文明得知胡鸿信回家了,又开始天天纠缠,电话打不通就天天往家里跑,并杨言如果胡鸿信不嫁给他,他就要杀了她全家,胡鸿信的丈夫与他的公公婆婆也实在是忍不下去了。2011年6月的一天,舒文明再次去胡鸿信的家里闹事,正巧胡鸿信的丈夫余某某也在家里,余某某见到舒文明无理上门取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大打出手,舒文明因伤住进了医院,后经派出所调解余某某赔偿了舒文明1800多元的医疗费。


此后,两家势不两立,成了冤家对头,互相吵闹的事就成了家常便饭,派出所、村民委员会多次调解无果,胡鸿信也曾想过上法院告舒文明,但被人劝说作罢。时间一长,胡鸿信与丈夫在感情也出现了危机,儿子也不安心读书了。儿子的冷谈、丈夫的愤恨,公公婆婆的冷眼……让胡鸿信倍感煎熬。一天,儿子看见舒文明又上门来闹事的时候,竟气愤地说,我长大了一定杀了他!就这一句话提醒了胡鸿信,既然你舒文明搞得我家不安宁,我不如把你杀了,就再也没人来骚扰我家了,我们一家都能安心过日子了,想到这里,一个可怕的杀人计划正在慢慢酝酿滋生……


姑嫂施计,痴心男子走上黄泉路

2012年10月24日,胡鸿信回丰都县娘家为母亲办晚丧事后,于11月4日回到长寿家中,丈夫也从重庆打工回家,胡鸿信怕此时舒文明再次打电话来骚扰,于是就关了手机想与丈夫说说知心话。突然丈夫想与一朋友通电话,但却忘记了电话号码,于是丈夫借用妻子手机来查询电话号码,那知当刚一开手机舒文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丈夫一看是舒文明的电话,一气之下又离开了她回到了重庆继续打工去了。眼看夫妻就要团聚和好,却又被舒文明的电话给破坏了,胡鸿信越想越气愤,于是她坚定了要把舒文明整死的念头。


胡鸿信再次回到了丰都娘家,找到了自己的大嫂陈周兰,陈比自己小一岁,原籍是丰都县暨龙镇的人,十年前嫁给了胡鸿信娘家的哥哥,成为了她的大嫂。她们两个本来关系就好,加上胡鸿信的母亲刚去逝不久,胡鸿信唯一的依靠就认是陈周兰了。来到丰都后胡鸿信向大嫂哭诉了舒文明如何破坏家庭,让自己不能安宁的事情经过。大嫂的同情越发增加了胡鸿信对舒文明的痛恨,胡鸿信提出要杀死舒文明的想法,并请求大嫂帮忙。陈周兰听到胡鸿信要杀人,还有点害怕,劝她要考虑清楚,胡鸿信态度坚定,并承诺,只要大嫂肯帮她,一切后果由她一个人担当。在胡鸿信的怂恿下,陈周兰终于答应帮忙。胡鸿信要陈周兰在其娘家找一个的偏远的地方,再想法把舒文明想法骗过来,伺机整死他。


2012年11月5日,舒文明一大早就打电话来纠缠胡鸿信,胡觉得时候来了,于是就在电话里告诉舒文明,自己因母亲生病在丰都老家,同时要求舒文明来丰都看看娘,并答应去车站接他。舒文明一听,不知是圈套,只觉得是胡鸿信在暗示与其约会,兴奋不已,立即动身前往丰都……一切都按照胡鸿信的计划在进行。


在姑嫂二人的共同计划下,两人决定想法把舒文明骗到陈周兰娘家武平镇一个山旮旯去整死。但从丰都县到武平镇还有70余公里路程,专程包车前往就要经过几个小时才能到达,由于两人手中没有现金,胡恳请大嫂帮忙借点钱,陈周兰想到了自己在武平镇开长安车的情人“张六”,于是她想拨通了“张六”的电话,张六得知对方有急用就借了1000元给陈周兰。


钱到手后,姑嫂二人来到了丰都汽车站后面的农贸市场,买了一瓶白酒和下酒用的花生、豆腐干、凉菜、塑料酒杯等,准备在路上将舒文明灌醉后好下手。一切准备妥当后,陈周兰就去联系包车,胡鸿信就在车站等舒文明的到到来。


陈周兰叫“张六”帮她跑一趟武平,“张六”说自己有事不能去武平,但答应帮忙联系一辆长安车,包车费用往返400元。


下午3点多左右,胡鸿信在车站接到了舒文明,二人来到了车站外面等车回老家,这时一辆长安车开到了胡鸿信面前,车上一个女的把头伸出来对胡鸿信说,胡妹儿,你在这的做什么?回去不?胡鸿信见嫂子上场,就对舒文明说这是同村人,大家顺便搭车一路回家。不知是计的舒文明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三人就坐上了这辆长安车。



车辆颠簸了近3个小时,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山沟里,此时天快黑了,车在一家商店门前停了下来,陈周兰就对开车的司机说,你在这时等我们去坐夜(吊唁),等会儿回来再坐你的车回去。三人下车后沿小路向山沟里走去。不久,三人来到一个没废弃的小屋前,胡鸿信说自己晕车,想休息一下,于是三人就到房子里面找来几块砖头坐下,胡从自己包里拿出酒菜,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舒文明,一杯递给大嫂陈周兰,自己却倒了杯矿泉水,刚喝了两口后舒文明说什么也不想喝了,答应回家再喝不迟。于是三人也只好动身前行,三人来到武平镇周大湾村三叉溪河滩时,胡鸿信说累了想休息下,于是三人在一块石板上坐了下来。见天色已越来越黑了,寒风习习,石板下面就是一条河沟,水流击打着河水中的乱石,发出了诡异的声响……胡鸿信心想,月黑风高杀人夜,这可是送走舒文明最好的地方。


舒文明望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直痒痒,于是伸手就摸胡鸿信胸前,胡也感觉是时候了,于是扭头对舒文明说,你死到临头了你还想摸我!话一出口,胡鸿信就将舒文明推下了河沟,惊魂未定地舒文明还没有反应过来,胡鸿信一下子跳到跟前,抱起一块石头用力向舒文明砸去,满头是血的舒文明起身就跑,胡再次抓起地上的石头穷追猛打,舒文明头部多处受伤,鲜血染红了河沟里的溪水。不久,舒文明被石头砸晕了头,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胡鸿信见此机会,跳上前去,再次用石头猛砸其头部,直到舒文明再也没有了动弹……


一旁观战的陈周兰这时才回过神来,确定舒文明已经死亡后,姑嫂二人简单的打扫了一下现场,并一人拖住一只脚将尸体拖到河沟的一个低谷处用石头掩埋了。


草草处理完尸体后,姑嫂二人座着长安车随原路返回丰都。两人害怕形迹败露,在丰都某宾馆开房住了一晚,11月6日才回到兴义镇。7号凌晨5点多钟,正当两人商量天亮后就远走高飞,却被从天而降的民警抓了个正着。


经审讯,犯罪分子胡鸿信、陈周兰对自己所犯下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胡、陈二人已因故意杀人罪被丰都县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死缓、有期徒刑12年,等待她们的将是漫长的铁窗生涯。


4603435435.jpg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 站长:47343626
  • 邮箱:lx@lxlove.cn
  • log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