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支书为了给儿还债 六年辛劳成就他百万身家 - 重庆流星爱 - www.lxlove.cn 3d倍投方案
流星爱 ? 门户 ?美文? 图文 ? 查看内容

老支书为了给儿还债 六年辛劳成就他百万身家

2013-11-8 20:45| 发布者: lxx| 查看: 1082| 评论: 0|原作者: lxyuki|来自: 流星爱

40多万元,对一个一辈子从土里刨食的农村老汉来说,就是月薪三千的小白领面对北京三环内的一套三居室。从法律上来说,老邹没有义务为儿子偿还债务,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仅仅出于一个朴素的理念———“他们借钱给我儿子,还不是因为我的面子!”只是,他没有想到,债能还得这么快。不过,老邹的心里还是清楚的,如果没有那些帮他的村民,没有兽防站站长王广德的大力推荐……他不可能还得那么快。


当他在践行着他的诚信的时候,信任、慷慨、机遇甚至财富,就在慢慢向他聚拢。“正正相吸”,这不是物理定律,是人心定律。接下来,就一起来看看老邹如何完成这“正正相吸”,还清这40多万元的欠款。


前日中午,梁平县袁驿镇,这是一个赶场天,天空飘着细雨。63岁的邹正金穿着深色西装,脚踏大头皮鞋,冒雨走在街上。路上不时有擦肩而过的熟人主动拍拍老邹的肩膀,“邹老大,你也来赶场?”老邹笑着与对方寒暄,同时掏出一包玉溪烟,抽出一支递给对方。


在打招呼的熟人中,有的曾经是邹正金的债主,更多的是他现在的客户。因为这些人,老邹曾经穷得一贫如洗,也因为这些人,他如今身家百万。这一切,都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飞来横债

儿子车祸身亡,留下40多万元债务,儿媳妇丢下5岁孙子跑了……


坐在袁驿镇清顺村自家宽敞明亮的堂屋,老邹一边吸烟,一边回忆往事。老人身材高挑瘦削,身板挺直,穿着西装、皮鞋,像一个文绉绉的乡村教师。


老邹出生于1950年,19岁时入伍,在四川康定当兵,6年后退伍回家,在清顺村成了一个农民,然后结婚生子。1989年当上了村主任,2000年成为村支书一直到如今,“如果不是儿子的一场车祸,我想我这辈子也就会平淡无奇地过下去。”


2006年初,开了4年农用车的大儿子邹洪波决定跑货车。他找到亲友和邻居们借钱,很快凑齐了近40万,买了一辆大货车,专门在梁平、万州及邻近的四川邻水市大竹县跑货运。


“儿子性格毛躁,脾气急,开车比较鲁莽,我当面说过他多次也不改。”老邹说,2007年1月,终于出了大事———31岁的邹洪波遇车祸身亡,留下28岁的妻子和5岁的儿子,以及一大堆债务,有40多万元。


儿子走了,老人伤心之余,还得收拾烂摊子。经过查询,货车一共拖欠挂靠公司各种挂靠费和保险费4万元,儿子开车一年事故不断,几乎没找钱,老人只得自掏家底结清。


货车要大修,需花费5万元,老邹拿不出钱,只得将货车转手卖掉还债。结果无人接手,最后以4万元低价处理。


3个月后,年轻的儿媳扛不住巨大的债务压力,将5岁的孩子丢给两位老人,只身赴外地打工,从此音讯全无。


揽下子债

律师说债务和他无关,但他觉得不还钱再无脸面见父老乡亲……


儿媳走了,孙子还小,欠下的外债还有40多万,在清顺村当了十多年村支书的老邹不禁也焦头烂额。


老邹跑去咨询过镇上律师,得到的答案是,由于他和儿子早已分家独立,儿子又是成年人,其所欠债务与他无关,“许多熟人也劝我,这些债务与你无关,你不要管,能赖就赖。”


老邹理了理,发现儿子一共借了21家人的钱,债主全是亲戚和同村的邻居。“他们借钱给我儿子,还不是因为我的面子!”想到这里,老邹又犹豫不决。回家与老伴黎华美商量,两人依然拿不定注意。


此时,债主们也开始闹起了家庭矛盾。同村村民邹武学当初借出两万,眼看收回无望,他的儿子儿媳放出狠话:“你不把钱收回来,我们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汉。”老邹的堂兄邹正模当初也借出两万,两夫妻由争吵发展到打架,继而扬言要离婚。堂兄邹正华见状,主动上门找到老邹劝说:“老弟,你还是想法把钱还了算了,不然会有人打架离婚。”


正在犹豫中的老邹顿时感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羞辱,“如果再不站出来还钱,我这个村支书也许再无脸面见父老乡亲。”他立即来到邹正模家劝架,“你们不要打了,我儿子欠的钱我一定替他还,我没得那么不要脸。”


老邹逐家走访债主,将当初儿子写下的借条全部换成了自己的名字。得到村支书的承诺,债主们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种地还债


种4年地还掉18万,但年纪也越来越大,种不动了怎么办……


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两名年届花甲的农村老人如何偿还40多万元巨款?没有技术不能出门打工,又不会做生意,两位老人盘算了半天,决定只有靠老本行种地来还债。


清顺村靠近公路,全村2300人,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村民外出打工,庄稼抛荒严重。老邹将这些闲置土地收拢过来,2008年种了20亩地,几乎是以前种的六倍。老邹计划上半年种地,下半年养鸭。


老邹说:“当时自己和老伴确实累遭了。”到稻谷收割时,两人将电灯拉到地里,经常忙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太累,就会直接倒在稻草上睡去。第一年,老邹20亩地收回稻谷2万多斤。其中一半卖掉得钱一万元,其余全被老邹用于喂鸭子。7月初,老邹买回两千只小鸭子,然后当起放鸭王。为了防止鸭子被偷,老伴黎华美夜里一直住在鸭棚里。3个月后,近2000只鸭子出栏,卖掉换钱2万多元,全部用于还债。


一年还掉3万元债务,老邹夫妇决定乘胜追击:2009年,两人种地50亩;到2010年,更是达到70亩,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种粮大户。


老邹说,自己能将这么多地种下来,全靠大家帮忙。种地需要大量种子化肥农药,老邹找到当地的袁驿镇西山优质粮股份合作社,获得免费供应3年,节省了一万多元成本。


老邹替子还债的精神也感动了许多人。每年,村里都有10多名村民为其出工10多天,老邹只管饭,不付工钱。


与此同时,老邹的粮食和鸭子的价格也比市价普遍高两毛钱,即使如此依然畅销,远至四川大竹的收购商都主动开车上门收购。对此,老邹很清醒:“他们在乎的不是我的粮食和鸭子有多好,而是因为我替子还债的诚信,让他们同情。”


到2011年,老邹算了算,种地4年,居然还掉债务18万,但还差24万。


这时,老邹又开始发愁,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病痛越来越多,不可能再种这么多地,债怎么还呢?就在这时,一个机遇出现了。


为办种猪场,老邹决定再向乡亲们借钱,这次,是100万……


身家百万

如今,老邹的正金良种猪养殖场已经初具规模,面积超过1400平方米,总投入近150万,包括6个大型圈舍,种猪一共近120头。今年出栏生猪140多头,再加上每年要卖3000份种猪精液,全年收入近300万,每年纯收入50万元。正金种猪场的种猪精液每份卖10元,卖一份国家还补助10元。而以前,周边乡镇牵着种猪上门配种价格高达50元。


此外,老邹还聘请了10名当地村民当销售员,每年可以收入上万元,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当初曾经帮助过种庄稼、借钱修圈舍的乡亲带猪来配种,老邹更是坚决不收钱。


老邹算了算,目前儿子的欠账还有16万,自己借款还有14万,到了明年,欠款就可以全部结清。对于这个结果,老邹也连称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快。


前天下午,在梁平中学读书的12岁孙子拿来作业本让爷爷签字,看到孙子虽然考了高分,他依然在上面写上“尚需努力”。老邹说,大儿子走了的这几年,孙子一直非常懂事,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今年五一,重新恢复联系的儿媳还将孙子接到打工地杭州玩了几天,家庭的和睦正在恢复。


老邹说,本月,他就将从村支书位置上退休。当初,如果他没有做出替子还债的决定,也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对人来说,诚实守信确实是最重要的。”


94663038.jpg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 站长:47343626
  • 邮箱:lx@lxlove.cn
  • logo
返回顶部